【教師組】從《論語》中感悟孔子的教育智慧

發表時間:2016-08-16    作者:     來源:

從《論語》中感悟孔子的教育智慧

云師大附屬七彩云南小學 李慧玲

《論語》是儒家學派的經典著作之一,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再傳弟子編撰而成。它記錄了孔子及其弟子言行,集中體現了孔子的政治主張、論理思想、道德觀念及教育原則等。其中,孔子作為中國古代偉大的教育家在《論語》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它廣泛記載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從古至今《論語》塑造了無數個人格模范,于丹教授對這本書的解讀就是從這個角度切入的;它可以用來資政,宋代名臣趙普曾用半部《論語》來治天下,新加坡至今仍以《論語》來治國;它更有資于教育教學,時至今日,其中的教育思想仍對我們有著極大的啟示作用。不管是對于老師還是學生來說都值得我們借鑒。當今時代教育越來越得到全社會的重視,教育改革的呼聲也越來越強烈,一部活生生的教育寶典就在我們面前,我們有必要去回歸傳統,去學習孔子的教育智慧。

作為一名教師,在教授《論語》的過程中,其中有一句話令我感觸頗深。“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當管理者自身端正(作出表率時),不用下命令,被管理者也就會跟著行動起來;相反,如果管理者自身不端正(而要求被管理者端正),那么,縱然三令五申,被管理者也不會服從的”。我們經常說,為人師表,其實也是同樣的道理。作為一名教師,要想管理好學生就必須提高自己的內在道德素質,樹立自己的良好形象。在教育中教育者自己是主體。只有首先管好自己,才能管好他人。古人云:學高為師,德高為范。凡是要求學生做到的,教師首先做到, 凡是要求學生不做的, 教師首先自己不做。當你立下一個制度時,你萬不能成為這個制度的最大破壞者。讓學生不許亂扔雜物,自己隨手丟煙頭;讓學生不許玩網絡游戲,自己在辦公室上網玩得不亦樂乎,如此就失去了教育的全部前提。“身正,而后正人”。這應成為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們時刻提醒自己的一句話。

自教育改革以來,一直在倡導“因材施教”,但效果卻不盡如人意。而孔子則是中國教育史上第一個成功地運用因材施教的偉大教育家,但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這引起了我的思考。

孔子有一句至理名言:“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他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顏回上課的時候表現很不活躍,從不說話也不提問題,用孔子的話來說就是“如愚”。假如我們的學生都像這樣的話,像啟發式教學或探究式教學都是無法實施的。而孔子檢測其學力的方法便是在課后設置一些問題或情景去考察顏回,之后才發現顏回“亦足以發,回也不愚”。所以一個學生課堂活躍與否并不能說明其教學效益的高低,能否遷移靈活運用才是最重要的。就像魯莽的子路,上課從來就喜歡搶嘴,甚至插嘴。但效益是最低的,對待這樣的學生,孔子的教育方法是很率性直接的。

《述而篇》有這樣一個例子: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由此可見,孔子對待像子路宰予這樣的學生批評是很嚴厲直接的。然而卻有中庸之效。

此外,像公西華,為人謙虛謹慎,少言寡語,孔子發現這一點,常在課堂主動提問他。而對待曾點這樣彬彬有禮的學生,孔子對他的教育便顯現出十分的寬松與信任。比如在《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中,孔子和學生一起討論關于以禮治國的政治理想。之前幾個人都是想通過入仕來實現抱負,而曾點所述則與主題大相徑庭:“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表達了自己不愿做官而要過悠然生活的政治理想。其描繪的風清秀美的郊游場景,更是一幅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想圖畫。這個脫離主題的答案放于今日的課堂肯定會有同學笑出聲來,可孔子卻很直接肯定他說:“吾與點也!”像曾點這樣知行合一的學生,多給他一點空間,則更有利于他的拓展。

從孔子的教學來看, 孔子善于從學生的實際出發, 根據不同的情況, 有的放矢的進行教育和教學。他首先承認學生在個性與才能上的差異。《論語》中有這樣一個故事: 子路與冉有向孔子請教同一個問題, 聽說了一件事, 要不要馬上去做? 孔子對子路說:“有父兄在, 不可以如此。”對冉有卻說:“可以去做。”孔子的另一個學生公西華對此發生疑問, 孔子解釋說:“冉有退縮, 故鼓勵其進取; 子路則勇于進取, 故使之知有所退縮。”(《論語·先進》) 孔子對自己的學生了如指掌, 如數家珍, 往往能夠一言以蔽之。

仔細看過這些因材施教的例子,從中可以感悟到的一點就是,因材施教的關鍵是對學生有深刻而全面的了解,準確地掌握學生各方面的特點,然后才能有針對性地進行教育。而這同時也是進行因材施教的必要前提。這給我們的一點啟示就是,要想做到因材施教,那么必須先充分的了解我們的學生。那究竟如何去了解我們的學生呢?孔子了解學生所用的方法主要是觀察法和談話法, 他主張“聽其言而觀其行。”又說:“視其所以, 觀其所由, 察其所安, 人焉廢哉, 人焉瘦哉。”這兩種方法至今仍是教育教學過程中了解學生時所采用的最經常、最簡便易行的方法。教學有法無定法,孔子深信一把鑰匙只能開一把鎖,教學手法單一化,無法適應個性迥異的學生。在教學中去了解學生個性,又通過對學生個性的了解反作用于教學。

作為一名新教師,無論我們能否做到因材施教,但我們必須了解我們的學生,因為這不光是因材施教的前提,也是我們進行教育工作和班級管理的前提,要充分了解每一位學生并不容易,這是需要長期堅持的一件事。

?孔子不但能夠因材施教,還善于運用啟發式教育,促進學生獨立思考善于學習。孔子說:“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亦不復也。”(《論語·述而》)按宋代朱熹的解釋:“憤者,心求通而未得之意;悱者,口欲言而未能之貌;啟,謂開其意;發,謂達其辭。”可見,“憤”就是學生對某一問題感到疑惑,引起思考,又不得而解的焦慮,矛盾的心態。這時教師應對學生思考問題的方法適時給以指導,以幫助學生開啟思路,這就是“啟”。“悱”是學生在老師的啟發下,對某一問題經過自己的思考,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但不全面,想說又不知如何表達清楚的又一種矛盾的心理狀態。這時教師應幫助學生明確思路,弄清事物的本質屬性,然后用比較準確的語言表達出來,這就是“發”“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啟發式的教學,是以學生積極思考為基礎的。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在學習過程中,如果學生一味死記硬背,囫圇吞棗,不發揮自己的積極性,怠于鉆研,疏于思考,就會為書本所局限,為舊說所困惑。為了發揮學生的積極性,?孔子要求學生暢所欲言,?可以對老師提出質疑,?甚至于互相爭論。記述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陪孔子坐時進行的一場討論,就是突出一例。弟子們不僅毫無拘束地自述志向,還反問了孔子一些問題,孔子加以指點。這樣,既調動學生學習的主動精神,又發揮教師的指導作用。?

孔子的啟發式教學是以學生為中心,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自始至終處于主動地位,讓學生主動提出問題、思考問題,讓學生主動去發現、去探索,教師只是從旁邊加以點撥,起指導和促進作用。在這種啟發式的教育方式下,孔子突出了學生在教學中的主體作用,啟發學生思維,鼓勵學生舉一反三,大膽發表自己的見解。以學生為主體,鼓勵學生有勇于表達自己的看法和見解,善于在思考中學習,在思考中進步。?

孔子的啟發式教育對于我們現在很大程度上的“填鴨式”教學是有很大思考空間的。我們必須學習和領會孔子的啟發式教育思想,像孔子那樣學生的主動學習,啟發誘導,而不越俎代庖,體現學生的主體性,培養善于學習的人而不是被學習的人。

《論語》作為一部幾千年來經久不衰的儒家經典,篇幅不過二十七篇,字數僅僅一萬一千多,卻包含著說不盡的奧妙。只在教育方面就給我們提出了許多教學的意見,《論語》中還有很多語句和事例都是值得我們去好好鉆研的。

點評:

《論語》是我國重要的儒家經典。書中既有對社會、人生美好藍圖的描繪,又有人性與政治,道德、文化碰撞而出的智慧火花,對我們今天仍有很大的啟發。但本文可貴之外在于沒有泛泛而淡《論語》這一作品,而是重點抓住了《論語》的教育智慧這一宗旨,展開了全面論述。一是提煉出了《論語》中的因材施教智慧,二是總結出了啟發式教學智慧。這樣以點帶面的寫作方式,值得推崇。

作者結合教育實際,通過舉例子,引名言等論證方式,深刻思考并闡釋了孔子在教育方面的智慧之處,及作為老師應從《論語》學到的教學之道。全文觀點鮮明,中心明確,說理調暢,議論允當。通過作者的論述,能夠激發我們更深入一層地去解讀《論語》內涵,挖掘《論語》意義的欲望,這也是全文的魅力和價值所在。

? 2011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