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組】靜讀《詩經》

發表時間:2016-08-16    作者:     來源:

靜讀《詩經》

賓川縣金牛一小    李艷琴

更深人靜,翻讀《詩經》。看到《庭燎》里這一句:“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那一刻,心靜如水。抬眼窗外,明月如華,晚風習習,隱隱清香。多么空靈而又美麗的夜!

從小時候起,開始學習唐詩宋詞,很是喜歡。但每讀到《詩經》里的詩句后,都遠不及對《詩經》的喜愛。比起唐詩宋詞奢華迤邐的韻律和儀仗,《詩經》里的句子更多的是給人未經雕琢的真誠感和沖擊感。就好像唐詩宋詞是精雕細刻的窗欞檐角,儀態萬千,而《詩經》則是古樸的石階,蒼涼雋永,立在那里,一矗千年。

純粹而質樸地詮釋著真善美,是《詩經》帶給我的最極致的感受。

思無邪——《詩經》的真

《詩經》三百篇, 用一言蔽之,子曰: 思無邪。這是圣人孔子對《詩經》的評價。

在《關雎》里,“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我們青澀的年華里,多少人曾經為這一句而迷醉沉吟,憧憬著那些與愛情有關的字句篇章。詩中描寫了一位男子對在河邊采摘荇菜的“窈窕淑女”的戀情,大膽的抒發了對美麗善良的姑娘的愛慕,一見鐘情,“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情到深處“寤寐思服”,“輾轉反側”。求之不得時,他覺得只有用自己的才華和品德才能贏得姑娘的芳心,于是他采用了“琴瑟友之”、“鐘鼓樂之”之舉去努力吸引、打動姑娘。感情表露真誠熱烈又坦率無忌,行為舉止光明磊落且干凈通透,讓人感覺男女相悅是如此的天經地義。孔子贊曰:“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確實恰如其分。

在《蒹葭》里,“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伊人雖隱約可見卻遙不可及,而詩人上下求索,從白露“為霜”到“未晞”再到“未已”,從在水“一方”,到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涘”,從宛在“水中央”,到“水中坻”,再到“水中沚”;從道阻“且長”,到“且躋”,再到‘且右”,表露了斷腸般的深切思念和為尋求伊人而不畏任何艱難險阻的決心。蔡康永有這么一段話:“在古代,我們不電話,不短信,不網聊,不漂洋過海,不被堵在路上,如果我想你了,就翻過兩座山,走五里路,去牽你的手。”現在的人們,很多人熱衷于快餐愛情,早上還在一起,晚上可能已分道揚鑣,哪里還有古人“溯游從之”、“溯洄從之”這般最真摯的想念與最淳樸的浪漫?王國維在《人間詞話》里說:“《蒹葭》一篇,最得風人深致。”這種深致,今人還有誰能體會?

在《擊鼓》里,“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直抒胸意,白首不離;在《風雨》 里,“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婦人毫不含蓄地表達了見到丈夫歸來的喜悅;在《麟之趾》 里,“ 振振公子, 吁嗟麟兮” ,用麒麟作比喻,對仁義賢德的頌揚溢于言表;在《相鼠》里“相鼠有皮,人而無儀” ,用老鼠作反襯,對寡廉鮮恥的統治者的諷刺尖銳深刻......。這樣的句子在《詩經》里俯首可拾。在《詩經》的世界里,無論孝子忠臣,還是怨男愁女,皆出于至情流溢,直寫衷曲,毫無偽托虛徐之意。這是《詩經》的真實,傳達的就是這樣發自心間的喜悅或者憂傷,無論善還是惡,愛還是恨,祝福或是詛咒,控訴或是稱頌,直陳其情,無需掩飾。

情無價——《詩經》的善

要達到真正的善,應該有情。在《詩經》里,無處不洋溢著人世間應有的深深情義。

百善孝為先。作為行孝對象的第一位,孝敬父母是以父母的養育之恩為感情基礎的。在《邶風·凱風》里,“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甚善,我無令人。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睍睆黃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這首詩簡單直白而又有血有肉地表達了子女對母親的深情。以“棘”比喻兒子,“ 南風”比喻母親, 以“多刺、 難長”的酸棗比喻養子之勞,表現了對母親辛勞持家的贊頌。“有子七人, 母氏勞苦”,“ 有子七人, 莫慰母心”,表現了兒子對自己沒能盡好孝道感到深深的歉意,讀來感人至深。

詩經中的善不僅表現在孝上,還表現在對他人不幸遭遇的同情上。如《檜風·素冠》,這首詩描寫一位清白高潔的賢臣,在險惡的政治環境中遭受迫害,詩人毫無避忌之心,通過“我心傷悲”、“ 我心蘊結兮”明確地表示自己與之同歸的態度,此精神大義難能可貴,充分表現了詩人的至善之心。再如《唐風·杕杜》,這首詩寫一個流浪漢在路上踽踽獨行卻得不到路人幫助的悲涼境遇。“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無兄弟,胡不佽焉?”詩中反復詠嘆這兩句,表達了對流浪漢的同情之心,體現了人心向善的本質。再如《衛風·氓》里描寫的女子,從熱戀時的“熱情、幸福”,婚變時的“怨恨、沉痛”,到決裂時的“清醒、剛烈”,深深地打動著我們。不僅僅因為她的勤勞隱忍,更因為她的善良淳樸。

《詩經》里的善無處不在,總能讓我們的內心無比柔軟與悲憫,因而祈禱這世間清涼,祈禱這眾生平等,祈禱人們的心都找到回家的路,祈禱人們能發現和找到自己生命深處的慈悲與智慧。從而讓我們自己更美好,世界更美好。

美無言——《詩經》的美

《詩經》中的美,美在自然。

當今的人們,遠離自然,幾乎感知不到四時,感知不到風月。這是一個鋼筋質地的年代。而《詩經》年代是草木質地的。在水邊,可以看到“參差荇菜,左右流之”,“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在田野,可以看到“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桑之落矣,其黃而隕。”在旅途邊關,可以看到“我徂東山,滔滔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在宅前屋后,可以看到“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在離別和歸來之間,可以看到“惜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在《詩經》里,這些恬淡的草木,如此溫婉輕柔。它撲面而來的清新氣息,讓人誦讀都只敢小心翼翼,生怕驚擾它們正在形成的夢,怕弄亂它們正在滋長的心事。

《詩經》中的美,美在美人。

金庸在《天龍八部》里如此描寫木婉清:“如新月清暈,如花樹堆雪,一張臉秀麗絕俗。”干凈清麗的美人形象躍然紙上。木婉清的名字就出自于《詩經·鄭風·野有蔓草》,“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在《詩經》里,有很多這樣的美人,她們明眸善睞,她們嫻靜柔美,她們大膽執著,她們活潑可愛。例如,《衛風·碩人》里美貌與善德集于一身的莊姜,“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再如《邶風?靜女》里聰穎與真誠匯于一體的靜女,“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愛而不現,搔首踟躕。”......。

《詩經》中的美,美在品質。

《詩經》中的最美的地方,體現在人的品質德行上。如《秦風·無衣》,“豈曰無衣, 與子同袍。”戰友們克服困難、團結互助、慷慨雄壯、一往無前,美得大氣。又如《衛風·淇奧》,“瑟兮僴兮,赫兮咺兮”、“充耳琇瑩, 會弁如星” ,以“竹”、“玉”、“金”作比, 表現了“有匪君子”的內秀之美,美得才華橫溢,光彩耀人。再看《周南·芣苢》:“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這是當時窮人家的女子在野地里采車前草,聊以果腹時所唱的歌謠。不斷反復詠嘆,如此簡單明快,讓我們感受到的是采摘女們歡快的心情,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窮苦的境遇而抑郁沉重,表現了她們樂觀向上的精神品質。試想象一下,在陽光和煦的春天,在平原曠野之上,成群的婀娜秀麗的女子,一邊歡喜地采著車前草的嫩葉,一邊唱著那“采采芣苢”的歌。這種以苦為樂、苦中作樂的陽光畫面,難道不美得讓人心顫么?

讀著讀著,你仿佛就回到了那個民心淳樸的春秋時代。歲月靜好,大美無言。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向往之。”讀完 《詩經》,就如同聽完一首曠世傳奇的曲子,余音繞梁,三日不絕。《詩經》里的種種美好,在心中久久回旋。今人常說“人心不古”,在浮躁不安的當今社會,捧杯清茗,靜坐讀讀《詩經》,真可以使落滿塵埃的心得到凈化,重拾真善美的要義。

點評:

《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它從多方面表現了那個時代豐富多采的現實生活,反映了各個階層人們的喜怒哀樂,語言大膽清麗,內容博大精深,思想深刻雋永,在文學發展史上有其突出的地位。

本文構思新穎獨到,三個小標題“思無邪——《詩經》的真”、“情無價——《詩經》的善”、“美無言——《詩經》的美”各自成文又相互依存,大量引用名句,向我們展示了《詩經》“皆出于至情流溢,直寫衷曲,毫無偽托虛徐之意”、“善無處不在,總能讓我們的內心無比柔軟與悲憫”和“美在自然,美在美人,美在品質”的境界,并進一步詮釋了《詩經》傳遞給世人的“真、善、美”的品德。

全文美在語言,流暢且生動。美在結構,精致而巧妙,美在思想,深刻而豐富,是值得細細品讀的美文。

? 2011老时时彩